当前位置:首页 五醍动态 企业动态

“我与五醍浆的故事”获奖征文选登!(第十四期)

时间:2016-09-02 17:32:27 来源: 浏览次数:字号:

“我与五醍浆的故事”征文大赛


一杯酒,折射百态人间;五醍浆,道出万种风情。没有这次“我和五醍浆的故事”征文大赛,我们不知道,一杯酒承载了那么多人的情感记忆,一个家乡的品牌,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如此视若珍宝。


据活动组委会统计, 本次大赛共收到了读者的踊跃来稿 1300 余篇,总篇幅超 100 万字,热线电话也经常被热情的读者占据。 因为稿件数量众多, 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资深记者编辑和江苏震洲五醍浆酒业有限公司相关领导经过近两周的认真阅读、精心筛选、反复斟酌,最终确认了征文大赛的一、二、三等奖和优胜奖。


后期我们会陆续选登获奖征文,也感谢广大五醍浆的粉丝们对五醍浆的一直支持和热爱。本期选登的是征文大赛优胜奖获得者邵玉田的《桃李春风一杯酒》。


盐城晚报


QQ截图20160902173224.jpg

 以下文章源自:盐城晚报


桃李春风一杯酒


□邵玉田
 
我与八滩老酒——五醍浆的情缘,那种情感的体验,正如现在的广告词所说的那样,是喜顺、和顺、百顺。五醍浆顺应人的性情,如果本性善良,可以将善良酝酿得更为博大。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从学校门跨进社会大门,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在一次饭桌上,一位老人看着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子,抱怨泥钵子蒸的饭太少,没菜,吃不饱,情绪低落。笑着坐过来,主动和大家一起聊天。说着说着,从桌底下他的拎包里,拿出了一瓶五醍浆,倒满了一只碗,说,谁能把这碗酒一口喝下去,我拿五块钱去买肉,今天和你们就在这里乐和乐和。看着那几个馋鬼,我毫不犹豫,一口气喝了那碗酒。之后他们买肉、烧肉、吃肉,乐翻了天,而我却醉在了事务长的床上。
 
生平第一次醉酒,并由此而学会了喝酒,系于五醍浆。
 
第一次醉酒,我记住了清人张潮的诗句:“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酒中虽然徘徊着重重叠叠的忧思,但也能让人格外清醒,借以洞悉世相,洞悉自己的内心。酒中醉情,亦可以明心志。
 
酒是困顿中的安平乐道。记得第一次工作调动,正逢“文革十年”的第八个年头。所谓的“文革后遗症”,帮帮派派,口水仗不断,人人自危,搞得气氛十分紧张。上班各做各的事情,下班后各自回家,人与人之间,不敢相互交流,乱局中一次次陷入“沉思”。好在那个时间,从县到公社及各单位都搞起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常常下乡演出,老百姓一高兴,就拉你到他们家喝酒。而且不少粉丝了解我对五醍浆情有独钟,那时一小瓶子,只有块把钱,之前就说好了,一次一瓶,细水长流。
 
有了这五醍浆,全然不顾世情。时而,可以借演出节目里边的那些唱词,心接万古,一边喝酒,一边欢唱,在酒中寄托一段闲适与清醒。
 
不解的意趣,是微醺初醒的一种洒脱和超然。一位远亲在滨海工作,有丰富的政治阅历,骨子里是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雅人。来盐城,聚在一起,带来几瓶五醍浆,和我共饮。虽然,他时而“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但每每品一口萦舌绕齿的五醍浆,总会留下一串串人生格言,让人醍醐灌顶——酒中坚持,或酒中放弃,坦露生命的本真。这些许多人不能会解的意趣,我点滴在心,微醺初醒里获得一种洒脱和超然,继而铭记做人做事,当超乎功利。有所为,有所不为。
 
2001年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幸好喜欢上了文学写作,与文字相伴,有酒相伴,一字一句,一觞一咏,不亦乐乎。
 
经过这么些年的风风雨雨,也看淡了一切,常常以《定风波》自勉:“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也许每个人的细胞中都蛰伏着不同的艺术基因,年轻时我可以喝着五醍浆,毫无顾忌地放声高歌;退休了还喝五醍浆,则能够毫不在意地涂鸦,不经意间写出一些生活哲理的话题。酒情诗意,喝的是一份感觉,更是一种意象。
 
尤其和一帮青春勃发的年轻文友聚在一起,谈文论道,举杯言欢,仿佛自己年轻了十几岁。可能因为家乡的五醍浆喝起来顺口,常常是聚会的首选。每当看见这样一幅极其浪漫并令人陶醉的情景,便联想起《兰亭集序》王羲之所创造的酒中艺术奇迹。我等也是这样——荷叶载杯,曲水流觞,写意喷薄而出,就说出一句妙言来。
 
天高地迥,美景当前,从而把一个又一个酣畅的此刻,镌刻在了流光里。

 

盐城电视台专访—五醍浆酒业


长按指纹,识别图中二维码,2秒关注

QQ图片2016060811015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