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五醍动态 企业动态

“我与五醍浆的故事”获奖征文选登!(第十期)

时间:2016-09-02 15:41:44 来源: 浏览次数:字号:

“我与五醍浆的故事”征文大赛


一杯酒,折射百态人间;五醍浆,道出万种风情。没有这次“我和五醍浆的故事”征文大赛,我们不知道,一杯酒承载了那么多人的情感记忆,一个家乡的品牌,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如此视若珍宝。


据活动组委会统计, 本次大赛共收到了读者的踊跃来稿 1300 余篇,总篇幅超 100 万字,热线电话也经常被热情的读者占据。 因为稿件数量众多, 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资深记者编辑和江苏震洲五醍浆酒业有限公司相关领导经过近两周的认真阅读、精心筛选、反复斟酌,最终确认了征文大赛的一、二、三等奖和优胜奖。


后期我们会陆续选登获奖征文,也感谢广大五醍浆的粉丝们对五醍浆的一直支持和热爱,本期选登的是征文大赛优胜奖获得者李广荣的《喝酒记事》。


盐城晚报


QQ截图20160902154043.jpg

以下文章源自:盐城晚报
 
喝酒记事


□李广荣
 
喝酒,对我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在酒友圈子里,不划拳,不打杠子,硬靠硬喝,“酒”经考验,有的人叫“酒桶”,有的人叫“酒缸”,但他们一致给我封个绰号叫“酒坛子”。


掐指算来快四十年了,我在家里家外,最少也喝了几缸家乡酒,那就是五谷杂粮酿造的五醍浆。我祖上三代都海量,一顿不是半斤就是八两。我开始喝酒大概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帮同学搞职称,同学感谢不尽,热情留客。他妻端上一盘风卤猪头肉,还有一瓶简装“五醍浆”。我似过年,在大块吃肉的当儿,他们又劝我喝酒。


我一口气喝了有半斤。但我仍神清心明,无事一般。酒,火辣辣的,温暖,柔情蜜意,凉风一吹,飘飘欲仙。我心想,人间还有这种好东西,到家后,妻子叨叨,说我是个的“酒鬼”。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被派驻点到陕西省宝鸡县农机公司,推销拖拉机。这里是个喝酒之乡。按当地纯朴,火辣的民风,从农历正月初一喝到二月二,酒宴不断。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无酒不成席,无酒办不成事。初春的一个星期天,酒席桌上,几个农机公司领导,一个老家人,酒逢知己千杯少。


吃的是老家人带来的五醍浆,酒过三巡来劲头,“咕咚咕咚”又倒满玻璃杯,端一杯放到我面前,公司经理说道 : “李总,不喝,赊账,没钱 ! ”商人原则是,哪路神仙都不能得罪。我端起酒杯,又放下,胃里酒香往上窜。


当对方亮起酒杯底,我一咬牙,一仰脖子,杯底也朝天,呛得眼泪都溢到眼角,真难受 !那天我快要醉了,但来人已将资金回笼款如数带回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况我是窗内打锣—鸣 ( 名 ) 声在外。厂里一有追债讨钱的任务,全落在我的身上。到哪个农机公司,都会遇到好客的主人,他们做东,酒桌上我总会请大家吃我们家乡带来的五醍浆。


为了厂里利益,增进友情,宁伤身体,不伤感情,推杯换盏,豪气不羁。好在吃的是陈年老窖五醍浆,我从未有过醉酒的状况。
 
上世纪末,国企改制,我们将各分东西,大家聚餐共饮。畅谈我们为企业献青春,难忘在座的战友情。我带上五醍浆一箱,以身作则,如扫机关枪一样,面前一排酒很快扫尽。


想到程乃珊在小说《蓝屋》里写道 : “分别的眼泪还未擦去,心已憧憬着重逢的喜悦。”喝 ! 不喝不叫“酒坛子” ! 那天他们也许是进度太快,也许是心情复杂,杯杯喝光,有人离席,我也差不多了……
 
我一生喝酒,为事业,为企业,为友情,喝了一辈子五醍浆 ! 因为你的醇厚味美,甘甜可口,不上头,暖心肺,我才锻炼出一个硬梆梆的好身体。


这正是:鹿鹤共舞盐阜情,五醍同饮四海香。一顺百顺万事顺,三杯两盏五醍浆。诚邀文朋轻浅酌,酒引才华溢大江。常尝甘甜神仙液,老来欢乐寿而康。  

 

盐城电视台专访—五醍浆酒业


长按指纹,识别图中二维码,2秒关注

QQ图片2016060811015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