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五醍动态 企业动态

“我与五醍浆的故事”获奖征文选登!(第九期)

时间:2016-09-02 15:21:18 来源: 浏览次数:字号:

“我与五醍浆的故事”征文大赛


一杯酒,折射百态人间;五醍浆,道出万种风情。没有这次“我和五醍浆的故事”征文大赛,我们不知道,一杯酒承载了那么多人的情感记忆,一个家乡的品牌,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如此视若珍宝。


据活动组委会统计, 本次大赛共收到了读者的踊跃来稿 1300 余篇,总篇幅超 100 万字,热线电话也经常被热情的读者占据。 因为稿件数量众多, 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资深记者编辑和江苏震洲五醍浆酒业有限公司相关领导经过近两周的认真阅读、精心筛选、反复斟酌,最终确认了征文大赛的一、二、三等奖和优胜奖。


后期我们会陆续选登获奖征文,也感谢广大五醍浆的粉丝们对五醍浆的一直支持和热爱,本期选登的是征文大赛优胜奖获得者吴乃涛的《平生只醉那一次—五醍碎忆》。


盐城晚报


QQ截图20160902152138.jpg

 以下文章源自:盐城晚报


平生只醉那一次——  五醍碎忆


□ 吴乃涛
 
和五醍浆相识相知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1990 年年末,我被下派到滨海县八巨镇蹲点扶贫, 任镇长助理兼物资站站长。那个时候的扶贫多是“输血”,有物资、资金支援,镇上的头头脑脑自然就高看你一眼。到任个把月时间,许镇长就提出和我去八滩五醍浆酒厂去看看。
 
八巨离八滩大概也就五六里路,没一会就到了酒厂, 厂子规模不是很大,倒也整齐干净,到处弥漫着酒糟的浓厚香味。
 
神泉“鸭蛋汪”的介绍自不必说,生产流水线也围着转了一圈。临走时,许镇长与接待我们的销售厂长打了个招呼, 厂长特地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壶从硕大的酒罐上接了一壶五醍浆,说是头道原浆酒,让我带回去尝尝。
 
第一次零距离接触酒厂, 头一回品尝头道原浆,那种醇香馥郁,绵厚挂壁,绵甜爽口,让我这个学中文的几乎都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真切感受。 若是放在现在,什么年份酒、两三千块一瓶的国之名酒, 倒贴我两千块我也不会拿五醍浆去换。
 
那个年代, 应酬接待是乡镇干部日常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每有上面来人下来检查工作, 许镇长几乎都要叫上我,陪客人喝上两杯。
 
什么叫海量? 我算是真正领教过了,一桌下来,一二十个“瓦罐子”(五醍浆俗称)扔得遍地都是。 奇怪的是,“对酒当歌”,日日如此,几乎没有看到一个因酒多而出洋相的。
 
一日,我忍不住好奇,请教许镇长:“你们从早到晚赶几个酒局, 怎么就没见过醉酒的呢? ” 许镇长一笑答道:“八滩的小麻雀还能喝个八两酒呢? ”余意竟就此打住。
 
我兀自纳闷,就独自揣摩,酒量大小,因人而异,但酒的切口、度数、水质、食材、酵母及喝酒氛围、情绪,肯定也是制约酒量大小的重要因素。
 
以八滩酒厂的瓦罐子为例,我的感觉是,此酒无苦尾、不勾兑、不辣喉、不上头、无后劲,平时能喝个半斤,一来劲,再喝个三两半斤的也就不稀奇了。
 
我的这点自以为得意的研究心得却为日后自己亲自导演的平生唯一次大醉而演绎出不大不小的闹剧埋下了伏笔。
 
下派任务结束后,我回到市里,被提拔为某物资公司的法人代表,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倒也能应对,只是三天两头的应酬接待,实在是令人头疼,却又无法推脱。
 
大约是在初夏的一个下午, 老同学电视台的胡主任和某贸易公司的严总一行五人来我公司做客, 抽烟、喝茶、聊天,一晃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我告诉招待所, 就在公司的食堂安排一顿便饭。
 
主客坐定以后,我先来个开场白,“公司食堂,没有什么高档菜,酒也就是瓦罐子”,自谦的同时,也不忘把在下派时对五醍浆的研究心得拿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来客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什么好酒好菜没吃过,于是胡主任就搭腔说,“君子问酒不问菜,街上流行瓦罐子,你拿其他酒招待,我们还不一定赏光呢”。
 
食堂一斤装的瓦罐子已脱货,服务员就给每人上了一瓶半斤装的,你敬我还,三下五除二,半小时的光景,一瓶酒已底朝天,每人又送上一瓶,前后一个多小时, 三个人居然喝了十三瓶瓦罐子,人均一斤一两。
 
酒足饭饱,人人红光满面,气定神闲,口若悬河,殊不知,过量的酒精正在每人的胃里发酵,危险正在逼近,闹剧即将上演。
 
有人提议, 到附近的海之蓝歌厅吼两嗓子,众人响应,几分钟后,就全部到齐,点歌要茶,太平无事。
 
也不知是服务员上茶慢了, 还是什么原因,胡主任忽地跳将起来,指着服务员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接着就把面前堆满茶水瓜果的桌子掀了个底朝天。
 
我头脑此时还清醒:“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此闹僵下去,洋相出尽,如何收场? ”赶忙起身打招呼,无奈,歌厅经理气愤不过,第一时间就报了警。
 
警察来到现场,一看是电视台的,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 就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让赔二十元钱了事。
 
那个晚上大家是如何离开歌厅,回到各自家中的,无人知道答案。只是过了几天,有朋友告诉我,我们喝酒的当晚, 严总的家人找了一宿, 直到天亮, 才在距歌厅里把路外的马路边的垃圾箱旁找到烂醉如泥的严总。
 

 

盐城电视台专访—五醍浆酒业


长按指纹,识别图中二维码,2秒关注

QQ图片20160608110156.jpg